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古典武侠  »  
魔 族6作者南宮仙


字数:3477

第六章莎麗

一夜雲雨過後迎來的是黎明的曙光,亞撒和魔魅昨夜瘋狂地做愛,共做了七次,每次都被魔魅弄得洩精,而且洩得一塌糊塗,有點像被強姦的感覺,不過亞撒很享受被強姦就是了。

這一天醒來,亞撒發現魔魅睡在他的胸膛上,淡淡幽香撲鼻而至,眼前這個女人就是奪去他處男之身的人,他百感交集,自己終究還是逃不過美人關,守了二十年的處男身就白白斷送了。真的很諷刺,一切都神推鬼扯的發生了,向來保守的他竟然忍不住誘惑,也難怪,這女人實在太極品了,在肉體上還是在性格上都是,所以栽在她手中也不是值得羞愧的事。

亞撒輕輕的撫摸著她那妖紫色的長髮,心中想著,今後嘗試愛她吧,她也是處女之身,雖然她好像很討厭處女之身,但畢竟也是她的第一次,她將寶貴的第一次交給他,證明她對自己的重視程度和愛,所以亞撒決定要好好待她。

驕陽初升,為二人作了最美好的見證,亞撒的心已經被她佔據,但是不知為何,腦中卻浮現出愛琳的影子,那個天真可愛的少女現在不知道怎樣?她一定以為他死了吧,必定很傷心了。

想著想著,也想到了家父,傭兵團的人應該會去找亞撒的父親,這是傭兵界的不成文規矩,任何傭兵為傭兵團犧牲都會得到撫恤金,不知道現在父親知道自己的死訊沒有?

然而,昨夜魔魅對他說的話又驚醒他,自己不是人類,是魔族,現在在家中的父親不是自己的親生父親,死去的母親也不是自己親生母親,那他的親生父母究竟是誰?在甚麼地方?

魔族在三千年前就已經消失了,現在他又怎麼會是魔族呢?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?

【嗯  】正當亞撒思考很多事情時,胸膛上的魔魅終於醒了。

【妳醒啦。】亞撒溫柔地說.

【嗯,主人這麼早就醒了喔。】

【因為這裡太冷了,睡得不好。】

【哦,不要緊,一會兒我帶主人離開這兒,在這之前請主人享用早餐。】
【早餐?】

魔魅仰身捧起自己的一雙巨乳,並湊到亞撒嘴邊,恭敬地道:【請主人盡請享用。】

亞撒老實不客氣吸吮起來,雙手不停擠壓,而魔魅則玩弄他的陽具,很快,亞撒的陽具就充血了。

【妳想幹甚麼?】亞撒好奇地問。

【嘿嘿嘿,做愛啊。】

【噢呀  這麼早就來?饒了我吧。】

魔魅不理會亞撒的抗議,腰姿一挺一伏,陽具就插進她的花芯處了。

【救命呀,強姦呀!】亞撒呼叫道。

【哈哈哈哈,飛了,飛了,很棒的感覺,我愛死了。】

結果亞撒又和魔魅大戰了七次,每次都讓亞撒筋疲力竭,魔魅的性能力好像一個黑洞,直把人吸進去。

二人整理好自己,魔魅將衣服再次變出來,一切都準備就緒,魔魅就抱起亞撒,帶他飛上空中,向著森林裡飛去。

飛了一會兒,二人降落在一片森林之中,這裡應該還是亞瑟哈山脈範圍,只是不知道是哪。

【對了,魔魅,妳叫甚麼名字?我覺得稱呼妳魔魅魔魅的好古怪。】走在森林中,亞撒忽然想到而問。

【我沒有名字的啊,主人愛怎樣稱呼我也行,叫我魔奴也行,嘻嘻。】
【不好,我要幫妳取一個名。】亞撒邊走邊思量,不久,他興趣盎然地說:【就叫莎麗吧。】

【莎麗,莎麗,謝謝主人賜名,我有名字了,哈哈哈。】莎麗高興得手舞足蹈,這時亞撒注視著莎麗的牛角和黑翼,這兩樣東西在人類社會中出現是一大麻煩,如果被人知道他和她都是魔族,不知會惹來怎樣的待遇,所以亞撒決定要隱藏身份,他對莎麗說:【莎麗,妳可以將妳的角和翅膀收起來嗎?】

【可以啊,但為甚麼要收起來呢?】

【我不想別人知道我是魔族,這暫時還是保守祕密較好。】

【哦,現在魔族都這麼神秘嗎?】

【妳不知道嗎?魔族早在三千年前消失了,所以我是個異類。】

【甚麼?魔族消失了?】

【這件事我慢慢和妳說,妳先收起角和翼。】

【是。】

一團黑氣包裹著莎麗,然後幾秒之後消失,現在莎麗的角和翼就不見了,除了眼睛還是血紅色外,外看上去和普通人沒分別.

亞撒邊走邊和莎麗講解現今世界的事,讓她大約有個概念,到了和人溝通之時不會說些莫名其妙的話。

走著走著,亞撒竟然迷失了路,亞瑟哈山脈很大,很多地方都沒有人踏足過,所以人們所知甚少。亞撒無奈之際,遠方傳來巨大的聲響。

亞撒感覺到情況不妙,不知道前方有甚麼東西存在,可是現在又迷了路,他一直向東方行走,希望走出森林,若不向這方向行,好可能會走進一些魔物的領地中,因為亞瑟哈山脈位於西北方,照理說朝東方走一定沒錯,故此亞撒就這樣行,可是走了半天還是找不到森林的邊緣,這究竟是甚麼問題呢?

【吼呀!】前方傳來魔物吼叫的聲音,森林中的雀鳥被驚飛了起來,亞撒一聽見這聲音就知道遇上了甚麼魔物了。

【加雷門!】

【加雷門?】莎麗疑惑地道。

【快跑!】

【嘻嘻,我很想知道是甚麼來的,我去看看。】

【傻瓜!回來!】

莎麗向著聲音來源奔去,很快就消失不見,亞撒不想莎麗出事,所以只好隨後跟上。

【吼呀!】

莎麗終於看見加雷門,她不單止不怕,還興奮地拍手叫道:【嘩,很巨大的動物啊。】

【莎麗!】

【主人?】

【小心!】

【咚啪!】莎麗轉身和亞撒遙遙相對時,她身後的加雷門衝向她並橫揮一拳掃向莎麗,她整個人被轟出老遠,如脫線風箏一樣掉在地上,動也不動地躺著。
【莎麗!嗚哇呀呀呀!】亞撒發狂了,他的身體湧出大量魔力,比平時強大不知多少倍,他拔出劍來,衝向加雷門施行攻擊。

【吼呀!】加雷門的背的尖柱一如上次一樣發出光來,這是蓄勢攻擊的前奏。
【受死!】亞撒大喊道。

加雷門噴出巨大的風球擊向亞撒,他不閃不躲,身體自然地湧出力量來,令他感覺到充滿信心,現在的自己能與加雷門戰鬥,這是亞撒的直覺告訴自己。
面對飛來的風球,亞撒簡單地揮劍斬向風球,風球頓時一分為二掉落兩旁地上,造成轟隆巨響並破開泥土。

亞撒的實力的提升得到認證,使他更膽大正面攻擊加雷門.

【風翔斬!】亞撒使出一招武技,比平時他用的時候強上數倍,這是一招風系的武技,以風為力,借劍使出,形成多重風刃斬向目標。

【噢嗚呀呀!】加雷門的左腳直接被斬斷,他頓時單膝跪下來。亞撒乘勝追擊,再使出一招武技。

【風舞亂華!】亞撒學習的武技大多數都是風系的,因為風系的武技配上劍使用威力最為強大,加之風的特性,形成的氣刃比一般的魔力形成的氣刃強大,是廣受用劍者歡迎的屬性招式。

尤其是傭兵,傭兵講求的是速度和靈巧職業,風系多變和貫透性的特點正正適合傭兵使用,所以亞撒學習的大多是這一系的武技。

亞撒連續揮斬十幾劍,劍劍都刻劃在加雷門的腹上,鮮血一洩如注。

【吼!】

加雷門揮動右手掃過亞撒,他輕鬆地避過攻擊,然後又再次瘋狂地斬向加雷門.

大約斬了三百多劍,加雷門全身上下都遍佈傷口,血流成河,狀樣悽慘,這時加雷門已經奄奄一息了。

【嗄  嗄  】亞撒大戰完後喘著粗氣走向莎麗,他把她扶起來,這時莎麗才漸漸醒來,看見莎麗沒事亞撒才息怒。

【主  主人。】

【傻瓜,妳不知道這樣做會很危險嗎?】

莎麗的美眸眨動,一副無辜的樣子,她怎麼會知道那隻動物會這麼兇惡呢?
【主人,我沒事呀,嘻嘻。】莎麗站起來,在亞撒面前活蹦亂跳的證明自己沒事,這倒嚇了亞撒一跳,如果換著是愛琳受了加雷門的一擊,不死也重傷啊,然而莎麗究竟是怎麼構造的,竟然完全沒有受傷,真的生命力強橫.

亞撒也不細想了,她沒事就好。

【這隻動物真可惡,竟敢打我,我要懲罰牠。】話罷,莎麗高舉右手,口中唸唸有詞,天空中忽然烏雲密佈,最後竟然降下閃雷打在加雷門身上,連續數道勁雷轟下,直把加雷門轟成焦炭,死得不能再死。

亞撒整個人呆了,這是何等大的力量,不說是一頭加雷門,就算是一百頭加雷門被雷這樣劈也得死了。

有了莎麗這樣的變態女人在身邊,亞撒還怕誰?

【呼~舒服了,嘻嘻,走吧,我很想看看外面的世界。】

【哦  嗯。】

結果走了三天,亞撒才走出亞瑟哈山脈,一路上亞撒和莎麗美好共處,獵殺魔物為食,悠閒自在,日子過得輕鬆愉快,有這麼一個美女相伴,亞撒的人生不再悶了。

【喔哈~終於離開了森林,主人,我們現在去哪?】

【我想去見父親,所以我們回鄉吧。】

【好耶  回鄉回鄉!】

亞撒自小便居住在多馬利小鎮,這是一個很小的城鎮,風光如畫,有農田百畝,花香暖和的春天中正是插秧的好時機.亞撒的家也有幾畝田,他就是不想當農夫才決定學習做傭兵的,但自小受到父親的渲染,對耕種地不太討厭,只是愛傭兵這職業比愛農夫這職業為多罷了。

也因為在農村長大,以致亞撒的性格都偏向純樸,獨守其身二十載,從來不嫖不酒,是個乖乖的憨厚青年,但天意弄人,給他遇上了莎麗,注定是不能過正常的生活了。

雖然知道現在的父親不是自己親生父親,但亞撒還是很關心他,如果讓父親知道自己死而復生的話一定會很高興的。

再者,亞撒也想問一問關於自己身世的問題,父親可能知道一些關於他親生父母的事,至少知道他從何而來吧,故此亞撒很心急要回家鄉.

亞撒帶著美女莎麗進入附近的城,一入城就引來途人的注目,莎麗的身材太好了,而且衣著暴露,想不惹來色男的垂涎也怪。

結果亞撒匆匆地買了一匹馬,載著莎麗就向多馬利小鎮去了。